藝術原點的尋找——俞閎賓花鳥畫的生命禮贊

  • 2020-05-22
  • 四川藝術網
  • 胥勛池
  • 加入收藏
  • 分享:

俞閎賓先生寫道“他寄情于花鳥,將‘花’‘鳥’賦予人的氣息、精神,傳達了人類對大自然的愛,他用繪畫作品告訴我們人類與自然的和諧。”

在我確定憑自己的粗淺觀感從“生命”入手解讀閎賓繪畫藝術的時候,讀到了郭汝愚先生為《俞閎賓國畫作品集》(天津出版傳媒集團出版)所作的序。先生寫道“他寄情于花鳥,將‘花’‘鳥’賦予人的氣息、精神,傳達了人類對大自然的愛,他用繪畫作品告訴我們人類與自然的和諧。”






與我所敬佩的藝術家擁有一致的基本觀點,這給了我繼續釋讀閎賓花鳥畫藝術的自信。因為人們對一個成熟畫家的藝術有一致的認知,顯然不是其藝術審美指向的單一,而是藝術家在給了我們一個藝術的原點,一個迸發多維度審美沖擊力的發力點的同時,還以其藝術家自身生命介入的藝術實踐,給出了一條從花鳥生命的藝術原點出發,進入花鳥畫藝術生命層次的認識路徑。


所謂原點,既是出發點,也是歸宿點,還是坐標點。閎賓花鳥畫藝術的原點當然是“畫”。當“畫”作為動詞而不是名詞表現一種藝術行為,并最終以名詞來概念藝術行為結果的時候,其藝術的原點便成為了生命的寄托與寄托的生命之間的聯系,最終成為客體的“畫”回到主體的生命通道。這源于自然界的花鳥一開始就以與人類的生活密切相關,并因其與生命相通而進入繪畫藝術審美的范疇,當仁不讓地擔負起體現人類對自然生命的關注與尊重的責任。從新石器時代的鸛魚石斧圖表達人類生活聯系開始,到五代黃荃為代表的珍禽寫真的本它追求,徐熙為代表的本然表現,再到明徐渭為代表的“半生落魄已成翁,獨立書房嘯晚風,筆底明珠無處賣,閑拋閑擲野藤中”性情心事的本我狂刷,藝術家們所表現出來的都是對包括自我在內的自然生命的尊重。


作為花鳥畫藝術家,閎賓的這種尊重首先體現為對物象形神追求的工匠精神。在以文人畫作為中國畫正統,或文人畫才能體現中國畫的所謂精神境界者看來,閎賓無疑犯了格調的忌諱。因為“匠”總是與刻板、僵化、流俗,尤其境界缺乏聯系起來。孰知境界也好,精神也罷往往需要筆墨的“匠心”來表現,需要“鬼斧神工”的形式來寄托。凡事總有兩面,就繪畫而言,輕形的寫意未必得神,重形的工筆也未必失魂。再說,中國畫追求的境界、精神本來就因其藝術的個性特征使然而具有無窮多樣性、變化性。更何況具有“道”性的藝術境界、精神等形而上的東西既無統一的規定,也沒有可量化的標準,因而有某種程度的不可言說性。如果說傳統的隱逸山林的生命自重是一種高境界,“閉門即深山,開卷乃樂土”的生命升華是一種高境界,誰又能說 “天地與我并生,萬物與我為一” 的生命認同,萬物的博愛不是一種高境界?當閎賓用手中的獸毫為鳥羽進行一遍遍小心翼翼的觸摸似梳理,在紙與水、墨、彩的交融、交流、交換中為其注入絲絲的生命溫度的時候;當閎賓在筆墨與紙張的物理溝通中,用不激不勵的節奏,娓娓道來的語言對物象的形與神進行不以工為工的尋找的時候;當其筆墨所在呈現出崇高的儀式感的時候,我們看到的是閎賓筆下的花鳥因為“工”而流淌著源源不斷的藝術靈性與生命活力。




縱觀閎賓花鳥,寄情以工,工在對生命意義的理解。暢懷以寫,寫在對生命情懷的釋放。在他的筆下,花鳥體舒氣緩,也具有了畫家一般的從容淡定氣質和中庸虛和態度。這種對生命的自重與尊重的、非自得其樂表達,也令其工匠精神在筆墨紙張的參與下,經過筆觸墨跡的不斷反芻咀嚼,喚醒紙上的生命,使之有了呼吸之生,心跳之動,從而將“工筆”帶入到自然而然的寫意境界,使繪畫的時代視覺性與傳統知覺性得到平衡。


《兼工帶寫畫法》為證。在人類發展歷史上,圖畫是最原始的美感抒發和追求,也就是我們現在的流行說法,初心。初心是畫家從生命出發回到生命達成的藝術生命形態與自然生命形態的自由統一。因此閎賓的畫不僅僅能感受自然生命中人與花鳥在生態世界中的和諧共處,還能從花鳥存在、變化的自然生態寫意,以及對某種生物、生命的意寫,進入到規定的生命情景,看到一個生命對另一個生命的感知,看到自我和他我的生命原有的、也本該有的自由自在,令閎賓的花鳥畫藝術有一種討好時代的、從我畫到畫我的自我代入感。






需要贅言的是,執于畫物是匠人,執于我畫是藝人,執于畫我往往就是在蒙人。一個真正的藝術家是以我畫為徑,以畫物為媒,以畫我為本,通過形式的藝術鋪張,過程的技術表達,最終脫離“物”以及藝與術的羈絆的生命詮釋者。盡管對于工筆畫藝術家而言,“我畫”的情緒、情感、思想、生命形態的肆意開張乃工筆所短,但“畫我”的生命精神的深度掘進卻是其所長。長短相濟可以自然消除傳統工筆畫與寫意畫之間因為表達方式的不同而相互存在的傲慢與偏見。閎賓正是在工筆的寫他計較與寫意的寫我追求中,通過省略故事的情景情節鋪張和言外之意的思想發散升華,用體現筆墨情趣的意筆來與呈現物象物理的工筆調和,用纖毫細膩的筆墨之內來與氣質精神的筆墨之外親近,最終用藝術的本質的生命情節去化解工筆與寫意的“對立”,形成自己工兼寫的花鳥畫藝術面貌。


老實說,沒有故事性原本是筆者反對的,沒有思想性也是筆者常常詬病的。讀閎賓的作品讓筆者意識到,自己以為的只有所謂“思想”平臺的搭建,“故事”框架的鋪排才能達到一定藝術高度的固執觀點,其實是一種藝術見識的淺薄。因為任何故事超不過生命的范疇,任何思想跨不過生命的高度,如華陰老腔所唱的“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矮板凳都是木頭”。中國繪畫藝術高度的呈現,是藝術家們從藝術的生命原點源源不斷地獲取個性特質而產生的各具特色的藝術魅力--閎賓花鳥畫藝術的意筆寫實、工筆寫意如是。

 

作者系四川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任




俞閎賓,1969年生,成都人。先后師從江溶、郭汝愚先生。四川省美術家協會會員,成都市美術家協會會員,成都工筆畫會副秘書長,二酉山房書畫研究會理事,詩婢家畫院畫師。四川電視臺、成都電視臺、成都商報、山東商報、讀者等媒體曾作專題報道。2014年于詩婢家中國畫廊舉辦"妙韻清晗"俞閎賓作品展,2016年舉辦"風.華"俞閎賓精品成扇展,2018年舉辦"墻外尋花見路轉"俞閎賓新作展,2018年舉辦"執扇消夏"俞閎賓宮扇精品展。出版發行:天津美術出版社《當代美術名家俞閎賓國畫作品集》,天津楊柳青畫社出版《俞閎賓兼工帶寫畫法》,天津楊柳青畫社《俞閎賓兼工帶寫花卉畫法》,天津楊柳青畫社《實用國畫表現技法》


部分作品欣賞









編輯:四川藝術網

我們為您找到其它相關內容

  • 怪清奇任君說,靈臺一片若為尋
  • 清源際|專欄 “巴蜀美欲 丹青姿態”藝術欄目 畫家
  • 蜀地名家——羅其鑫
  • 人物(第199期)| 外師造化 中得心源——羅其鑫
  • 敬庭堯:西藏,這里有我最深沉的愛
  • 視頻|共和國同齡人——敬庭堯
  • 關鍵字俞閎賓,花鳥畫


  • 分享:
  • 聯系方式

  • 電話:028-84623009
  •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龍泉驛區龍都南路576號
  • 郵箱:3078407186@qq.com
  •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21 zgscys.com 蜀ICP:備13020192號-2

    版權所有四川藝術網 本站信息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藝網科技提供技術支持

    掃一掃加關注四川藝術網
    底部
    日本在线无码中文一区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