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古通金

    ——記鄧長春篆刻藝術
  • 2020-08-14
  • 四川藝術網
  • 羅貴文
  • 加入收藏
  • 分享:

前幾年,長春兄經常朋友圈發作品,可近些年,朋友圈更新越來越少,每年不足于十條,且多為同道推帖,連自己上的展覽鏈接都很少發。電話問其因,言及頸椎腰椎因久坐而患疾,然行內人皆有此病,不足為奇矣。原來經常朋友圈發自己作品與臨帖,如今卻是作品集上常載入自己的作品,而非自己朋友圈發而耗時矣,故我看是托詞,應該是走上內斂謙虛之道深入研究去了。可能很多人覺得常投展者與內斂謙虛深入研究背矣,然我卻不這樣看,作為一個職業書法篆刻家,不比居廟堂里之公職愛好者,這需要勇氣,畢竟書法篆刻是小眾藝術,作為職業書法篆刻家,投展就像完成老師布置作業一般,乃必做之事,這就是自己的正業,不必詰難。為何說選擇職業書法篆刻需要膽識與勇氣呢?書法篆刻不僅僅是小眾之藝,而在一個人涉獵初期,皆為寫字,而寫字貴在寫得像與不像,教初學者皆用此法,不談藝術,達到一定水準,手穩、眼準、心定即為書法之基礎定矣,到了書法藝術階段,貴之于似與不似,而非像與不像矣。書法篆刻之所以門檻低而要求極高,就在于凡國人皆可寫字矣,導致任何國人皆能對一副書法作品談上幾句,然未深入者談臨帖皆在像與不像,談創作就更難辟入里了,只言及表皮之表皮,與書法篆刻藝術差之甚遠矣,時常讓人啼笑皆非。故而在這條道路上之艱難可想而知,僅非深入者的重重圍困就足夠讓人崩潰,可想而知選擇做一個職業書法篆刻家之膽識非常人能及矣。長春兄就是這樣一個很有膽識之人,這種膽識表現在作品中可又是那么細致入微。 


長春兄與我之交,憶初因仰慕而電話交流,轉眼近十載,往來皆為藝也,我們相聚,除同展時聚,大多微信、電話交流,談及最多皆藝術與中國傳統文化,古往今來無所不談,每談甚長。在交流中,我們對作品的理解以及對書法篆刻藝術的看法雖各有不同,但并不影響。長春兄2010年楷書入得中國十屆書法篆刻展,時齡僅二紀,名聲鶴起,而時齡已遇志學之年的我,則默默無聞,對兄之敬佩無以言表。近些年長春兄書法并未擱置,又師承于陳明德先生主攻篆刻,師之用刀繼承又有己意,別是一般風味,加之西周金文、春秋戰國璽印、秦漢印中之浸潤,觀其作品,從中迎面撲來的是一種濃濃的古意。這些年,篆刻作品國展省展連連入展,雖入展不是評判高低之唯一標準,但入展并非運氣,這與長春兄對藝術敏銳之洞察力,天生之聰慧息息相關,加之對書法的深入從而導致篆刻上理解得更加深刻。


長春兄不僅聰慧敏銳,也十分帥氣,沉穩,看似漫不經心,實則洞中肯綮,濃濃的眉毛,駕著一副眼鏡,眉宇間透出一股儒雅之氣。我與長春兄雖不同師門,但師與師交往甚好,與其眾師兄弟雖多數難以謀面,卻都神會久矣。長春兄在陳明德先生門下的眾師兄弟中成績斐然,與長春兄交談,卻感受不到那種傲氣,而是謹言慎行。交談中也處處感受得到對其恩師之敬意,對眾師兄弟之友好,感受到長春兄那份特有的儒雅與和氣。


細品長春兄的篆刻作品,樸茂古雅、生動奇肆,兼與古璽融合。長春兄對古璽與古文字下功夫頗深,從他最近幾年的作品可以看出。篆刻,最難在篆法、字法、字理、字時(字時即文字時代)上,刀法章法相對于篆法、字法、字理、字時簡單得多,而長春兄苦工用在刀刃上,在對恩師刀法上的理解之后,主要轉注于篆法、字法、字理、字時,對不同時代古文字研究是篆刻人終生必修之課,這就是篆刻之難,很多人望而生畏,止步恐前,導致真正的篆刻人越來越少,要么就是跟風展覽,而長春兄不隨時俗,在這條道路上有自己獨到見解,不偏不倚,越戰越勇,圈內篆刻人對藝術之觀點雖各有不同,但在相互批評與鼓勵道路上相惜而并進之。吾師趙明先生也常說:“一個真正的篆刻家,至少是半個古文字學家”。


從線條刀法上看,在長春兄的篆刻中對其要求極其苛刻,加之對西周金文、戰國古璽的深入研究,因此所刻出的線條沉穩凝練,不滑不澀,耐人尋味,從作品中可以嗅到那種濃濃的古味。如《安得廣廈千萬間》一印。再看他參展的篆書作品,可見書寫性、篆法、字法、字理、字時、線條對其篆刻影響頗深。


從章法上看,相對于篆法、字法、字理、字時而言雖為簡單,但不對古璽深入研究,且只能得之皮相,各字在這方寸之間亂蹦一氣,難求本質。長春兄對古璽章法之把握甚好,不同文字內容,考慮不同章法,所選文字內容加之字法的變化,可見章法之最終仍歸位于篆法、字法、字理、字時上。如《書者散也》一印,從其內容上可窺探出作者對待藝術的情懷,從章法上看,可見其對古璽章法之運用自如,從文字上看,可見對文字之篆法、字法、字理、字時研究之深入。翻開我與之同集的眾多作品集,很多印用了古璽的章法,而非自我意識的亂造,此乃舊瓶裝新酒也。他并不去追求與古璽刻得像與不像,而是去探究似與不似,去探尋古璽之精神內涵,在陳明德先生教導下去領會其篆刻本質的東西,加上自己對藝術的感悟與勤奮,使其作品古意盎然,從而使自己遠離一名刻字匠而成為一位年輕有為的書法篆刻家。在《奮發圖強》一印中最為突顯,作為年輕書法篆刻藝術家可謂創作必走之路也。齊白石先生說:“作畫妙在似與不似之間,太似為媚俗,不似為欺世。”這句話用在書法篆刻藝術上來,同理也。 


清代著名政治家書法家劉墉曾說:“我們可以轉身,但是不必回頭,即使有一天,發現自己錯了,也應該轉身,大步朝著對的方向去,而不是一直回頭怨自己錯了。”在這條書法篆刻的漫漫長路上,只有深淺遠近之別,沒有對錯之分,在這條道路上,愿長春兄不畏艱難,前行不止。


編輯:四川藝術網

我們為您找到其它相關內容

  • 趙安如書法作品展
  • 那些照耀我們內心的陽光
  • “化功”與“禪意” ——趙安如書法的發生與追求
  • 寫滿耳朵的大愛
  • 蒼潤山川 崢嶸氣象 ——李心觀文人畫創作之路
  • 譚昌镕 麻辣人生 手下留情

  • 分享:
  • 聯系方式

  • 電話:028-84623009
  •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龍泉驛區龍都南路576號
  • 郵箱:3078407186@qq.com
  •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21 zgscys.com 蜀ICP:備13020192號-2

    版權所有四川藝術網 本站信息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藝網科技提供技術支持

    掃一掃加關注四川藝術網
    底部
    日本在线无码中文一区免费